版權所有 © 2018 頁麵版權歸廣東99t1这里只有精品建築工程有限公司所有         粵ICP備13007034號-1

 

新聞資訊 | NEWS CENTER

集團動態
媒體聚焦

最新!設計方對工程質量不負主體責任,建築師可代甲方簽字..

瀏覽量
【摘要】:

最新!設計方對工程質量不負主體責任,建築師可代甲方簽字..

 

近日,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住房城鄉建設部《關於完善質量保障體係提升建築工程品質指導意見》,以質量管理保障建築品質,首次提出建築師可以代表建設單位簽發指令和認可工程。

在近兩年以“優化營商環境、力推工程建設審批製度改革”的大背景下,國務院轉發住建部有關“質量保障體係”“建築工程品質”的文件,有什麽重要意義?

該文件有兩大關鍵點:“質量保障體係”和“建築工程品質”,其中的關鍵詞是“質量”和“品質”。關於“工程質量”常抓常新,一直在線,持續出台各種文件,但“品質”一詞似乎是第一次以紅頭文件標題的形式提出。在新的管理體製背景下,確實需要對質量和品質體係進行係統的闡釋:建築工程的品質有哪些指標體係?通過怎樣的體係來保證品質?哪些環節負有怎樣的責任?不過這個文件並沒有想象中那麽長,隻是點到為止。也許是牽涉到的部門太多,據說文件起草於一年前,直到近日才由各部門會簽後轉發。

文件旨在以建築工程質量問題為切入點提升建築工程品質總體水平,從“強化各方責任、完善管理體製、健全支撐體係和加強監督管理4個方麵明確了完善質量保障體係、提升建築工程品質的主要舉措。那麽這四個方麵都有哪些關鍵點,哪些是新舉措?在此與住建部之前發布的有關質量責任的相關文件做對比,以便看出管理思路如何更新換代。

 2014年8月,住房城鄉建設部印發《建築工程五方責任主體項目負責人質量終身責任追究暫行辦法》,當年9月,住建部決定開展工程質量治理兩年行動,並頒布了《工程質量治理兩年行動方案》,全麵落實“五方主體項目負責人質量終身責任”。到2016年兩年行動收官後,2017年3月,住建部又開始了“工程質量安全三年提升行動實施方案”,此項行動從2017年7月開始,計劃到2020年1月結束。

在“三年行動方案”中對質量提升也是從四大方麵展開:

一是要強化建設單位的首要責任和勘察、設計、施工單位的主體責任;

二是要提升建築設計水平,貫徹落實“適用、經濟、綠色、美觀”的新時期建築方針,倡導開展建築評論,探索建立大型公共建築工程後評估製度;

三是提升技術創新能力。推進信息化技術應用,以技術進步支撐裝配式建築、綠色建造等新型建造方式發展;

四是健全監督管理機製。加強政府監管,完善施工圖設計文件審查製度,規範設計變更行為。開展監理單位向政府主管部門報告質量監理情況的試點。建立健全信用評價和懲戒機製,強化信用約束。推行“雙隨機、一公開”檢查方式,加大抽查抽測力度,加強工程質量安全監督執法檢查,鼓勵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,委托具備條件的社會力量進行監督檢查;強化工程設計安全監管,加強對結構計算書的複核,提高設計結構整體安全、消防安全等水平等。

此次指導意見與三年行動方案相比有延續也有明顯的不同:

“強化各方責任”方麵:

僅施工企業負有主體責任

提出了四個方麵的責任:建設單位的首要責任、施工單位的主體責任、使用者主體責任以及政府的監管責任。首次提出要對設計安全從結構計算書的複核方麵進行監管。可以看出與過去的“五方責任主體”的說法有所不同,勘察、設計、監理單位都不再有“主體責任”,而是對使用者提出要求,同時也重申了政府的監管責任。

“完善管理體製”方麵:

建築師可以代表建設單位簽字

提出要落實工程總承包單位在工程質量安全、進度控製、成本管理等方麵的責任。積極發展全過程工程谘詢和專業化服務,創新工程監理製度,嚴格落實工程谘詢(投資)、勘察設計、監理、造價等領域執業資格人員的質量責任;在民用建築工程中推進建築師負責製,依據雙方合同約定,賦予建築師代表建設單位簽發指令和認可工程的權利,明確建築師應承擔的責任。

在國務院19號文件中並未明確提出“建築師負責製”一詞,而是“在民用建築工程中發揮建築師的主導作用”,2017年底《關於在民用建築工程中推進建築師負責製的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中有較為詳細的有關建築師負責製的內容,但至今未見落地。這裏以國務院的名義首次提出建築師負責製,以及明確建築師可以代表建設單位簽發指令和認可工程,表明這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。也許在不久之後,會有進展?

設計單位對質量和品質不再負有主體責任

關於建築設計的質量和品質責任,在文件中提到的包括加強工程設計建造管理、貫徹落實新建築方針、指導製定符合城市地域特征的建築設計導則、建立建築“前策劃、後評估”製度、完善建築設計方案審查論證機製、提高建築設計方案決策水平、嚴格控製超高層建築建設等,甚至提到了住宅的房型設計。

 文件提到企業主體責任主要抓建設方和施工單位,與國務院19號文《關於促進建築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》中的“強化建設單位的首要責任和勘察設計、施工單位的主體責任”相比,設計單位的主體責任不再提及。之前的設計、監理、谘詢等領域從“五方責任主體項目負責人”的責任轉為從業人員的執業責任。比較令人疑惑的是,眾所周知,設計作為工程建設的靈魂和主導,從設計方案、施工圖設計文件、設計文件的技術交底、現場施工技術配合、參加工程質量驗收等,設計的全過程參與是保障工程質量和品質的重要組成部分,文件中對此並未強調,僅對設計方案有所提及,甚至於設計單位的主體責任都不複存在,結合建築師負責製的提法,隱隱透露出什麽樣的信息?請讀者自解。

此外意見稿還提出支持既有建築合理保留利用,不得隨意拆除符合規劃標準、在合理使用壽命內的公共建築;改革工程建設標準體係,精簡整合政府推薦性標準,培育發展團體和企業標準,創新標準形式組織開展重點領域國內外標準比對,加強國際交流合作,推動一批中國標準向國際標準轉化和推廣應用;推進建築信息模型(BIM)、大數據、移動互聯網、雲計算、物聯網、人工智能等技術在設計、施工、運營維護全過程的集成應用,推廣工程建設數字化成果交付與應用,提升建築業信息化水平。

“完善管理體製”方麵:

建築師可以代表建設單位簽字

提出要落實工程總承包單位在工程質量安全、進度控製、成本管理等方麵的責任。積極發展全過程工程谘詢和專業化服務,創新工程監理製度,嚴格落實工程谘詢(投資)、勘察設計、監理、造價等領域執業資格人員的質量責任;在民用建築工程中推進建築師負責製,依據雙方合同約定,賦予建築師代表建設單位簽發指令和認可工程的權利,明確建築師應承擔的責任。

在國務院19號文件中並未明確提出“建築師負責製”一詞,而是“在民用建築工程中發揮建築師的主導作用”,2017年底《關於在民用建築工程中推進建築師負責製的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》中有較為詳細的有關建築師負責製的內容,但至今未見落地。這裏以國務院的名義首次提出建築師負責製,以及明確建築師可以代表建設單位簽發指令和認可工程,表明這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。也許在不久之後,會有進展?

設計單位對質量和品質不再負有主體責任

關於建築設計的質量和品質責任,在文件中提到的包括加強工程設計建造管理、貫徹落實新建築方針、指導製定符合城市地域特征的建築設計導則、建立建築“前策劃、後評估”製度、完善建築設計方案審查論證機製、提高建築設計方案決策水平、嚴格控製超高層建築建設等,甚至提到了住宅的房型設計。

 文件提到企業主體責任主要抓建設方和施工單位,與國務院19號文《關於促進建築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》中的“強化建設單位的首要責任和勘察設計、施工單位的主體責任”相比,設計單位的主體責任不再提及。之前的設計、監理、谘詢等領域從“五方責任主體項目負責人”的責任轉為從業人員的執業責任。比較令人疑惑的是,眾所周知,設計作為工程建設的靈魂和主導,從設計方案、施工圖設計文件、設計文件的技術交底、現場施工技術配合、參加工程質量驗收等,設計的全過程參與是保障工程質量和品質的重要組成部分,文件中對此並未強調,僅對設計方案有所提及,甚至於設計單位的主體責任都不複存在,結合建築師負責製的提法,隱隱透露出什麽樣的信息?請讀者自解。

此外意見稿還提出支持既有建築合理保留利用,不得隨意拆除符合規劃標準、在合理使用壽命內的公共建築;改革工程建設標準體係,精簡整合政府推薦性標準,培育發展團體和企業標準,創新標準形式組織開展重點領域國內外標準比對,加強國際交流合作,推動一批中國標準向國際標準轉化和推廣應用;推進建築信息模型(BIM)、大數據、移動互聯網、雲計算、物聯網、人工智能等技術在設計、施工、運營維護全過程的集成應用,推廣工程建設數字化成果交付與應用,提升建築業信息化水平。

“加強監督管理”方麵

施工圖審查退出政府監督體係

主要是從推動信用信息平台建設、嚴格監督執法、加強社會監督和建立建築工程質量管理、品質提升評價指標體係等幾個方麵體現。沒有再提施工圖審查,首次提出社會監督和建立指標體係,用科學的評價體係來保證質量和品質,也沒有強調“雙隨機、一公開”等運動式的突擊檢查方式。